于尾巴上

又是一月,已在尾巴上。

从一开始的一天一篇到一周一篇再到一月一篇,反向地证明了坚持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有时候是没有灵感没有冲动,有时候却是有想法却没动力。

最近有过几件事,平度纵火案、茂名 PX 事件和前几天的幼童街头紧急方便事件,这些事件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寻到相关新闻。

对于平度纵火案的一个感文,也一时有所感想。

太复杂了,我觉得这事根源在于土地所有权。目前土地归于国家,但却有着分田到户的历史,而农村包围城市这一策略得以实施也是土地这一诱饵。在土地为家寸土寸金的时代,到手了的想随便拿走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砸钱砸到其愿意。

但对于一个范围内的大人群,涉及到比较和人多势众的问题,卖地资金变成无底洞。利益第一的商人为了利润更大化讨价还价或以其为筹码来和政府交涉。自认拥有土地的政府则会为政绩而下强硬命令,接下来就是无尽的冲突。

土地所有权归谁?谁合法占有就归谁,合法的那就可以用一切手段来保护,比如传说中美国允许自行击毙擅闯民宅的非法分子。但问题是何为合法占有?现在是用钱买?以前呢?祖地呢?这些又是如何界定?归国家?依据是什么?再大下去就是一个国家的领土如何界定?当年不少都是战争后占领的吧?哪有正义这事?

继续阅读“于尾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