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化

工业自动化很久了,从以前的流水线批量生产到基本人力只用来做辅助调整工作,大量的人力被解放了出来,但同时也意味着大量的工作岗位走进了历史。

现在,信息社会进一步,不仅在工业领域,在民生领域,像银行、售票乃至餐馆等都逐步用机器取代了人工,一方面机器的效率会比人力更高也更稳定准确。

在银行,大部分日常工作已被 ATM 或别的机种以及线上服务来覆盖,柜员感觉更多的是大额度或别的业务。

在火车站等售票点,由于线上购票的普及,线下售票窗已大量地关闭,连售票站也引导到官方或微信等线上售票渠道。这样,售票窗的岗位也被解放了。

餐馆,线上订餐,线下取餐的形式也开始慢慢展开,结合排号的形式,甚至可能负责发放餐的职位也被取代了一部分。相关的职位也会被释放一部分出来。

可重复的可被预测的工作都在继续地被机器取代,人只能往更有创造力的岗位上去发展。没有一点知识,依然拼出半边天的励志传说,将越来越少。

当然,信息时代的一个强依赖是:电。

看看台湾

好多年没看电视了,最近突然兴起找了一些台湾的新闻来看,了解一下社会了解一下外界。

老实说,看的那几个新闻节目,虽然感觉有点「幼稚」,有点坐井观天的感觉。但能在公开电视节目上对政府机关和领导人的行为发表意见,这的确是一件好事。

民主挡不住世界黑暗面,比如美国大选的各种闹剧。民主也会给政策的实行带来时机延误和执行力度的问题。但一言堂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直接会导致缺乏反馈,欺上瞒下,自以为是。

或许应该这样,开放言论,接受反馈,最终拍板。

效率与公平

绝对的公平不存在,因为天资有别,再加上父辈的差异累计,最终会导致起点不同、天赋不同。

有天赋的人自然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只要没明文禁止,那么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自己应得的结果。

在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的确也很难从道德和规则上去说什么。

随着时代来到信息时代,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技术人员作为时代精英的一个代表越发地突出。

技术人员凭借自己的技术能力突破常规限制来获取竞争优势,看起来天经地道。但如果竞争方不是同是技术人员而是广大的非技术人员时,这是否过度效率优先呢?

作为个体,本能地追求效率有效;但作为管理团队,又该如何处理呢?

美国大选结果会如何还很难说,但英国退欧可以看作是大众对精英的效率优先的一种抗议,也有民众表示网络购票和网络打车的流行对稍微晚一辈的人造成了不公平的竞争。

时代在发展,新老时代交替过程中,技术或知识造成的竞争差异会越发巨大,这过程中如何应对呢?

初中时地政治课本里说,需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是一个思想,具体要如何做呢?

荣耀

最近在稍微接触下游戏,发现原来代练是一种常态。一方面主播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粉丝,另一方面粉丝们也有着在不方便时希望能提升等级的需求。

对错就不说了,只是,如果被代练的号的主人如果本来技术也不错那没什么关系,如果本身技术一般,但号却上了高分段,真实打的时候可能就会坑队友了。

流火

嗅着脚下胶鞋弥漫开来的烧焦味,感受着其热乎乎软绵绵的变化,踩着坚定而恍惚的脚步,看着瞬间由黄转黑的皮肤,从光明走向前方的黑暗。

七月流火。

若人类停止思考

终于还是看完了「[心理测量者 第二季]」,话说之前放在一边等着养肥了好宰,没想到想看的时候却发现被禁了。虽然的确是有点暗黑,但和手撕鬼子也没血腥上多少啊!

剧中除了腐烂的高层和寻求对话需求认同的孤独的人外,还有关于人的自主思考。

对科技对盲从,对别人的盲从,没有自己的判断,这一切看起来有点太绝望了。

人类,何时何刻都不能放弃自己的思考。

补完妙警贼探

妙警贼探第六季出来好久了,以前也看了几集,但最后放着等养肥,一直等到现在。

今天才发现原来已经完结了,而且是这一季才 6 集,于是我以为还没出完。

虽然中间一度被引开,但还是猜中了最后结局。不过,最后的解说比较隐晦模糊,不过,如果假死,如何得到死亡证明,如何度过葬礼这种难题没看出来。

虽然已经 6 季了,但才 6 集就完了,还是在猜想是不是该剧被放弃了,于是提前完结了。

不过,完结撒花。

孙楠退赛

「我是歌手」第三季总决赛,孙楠在第一节帮帮唱后突然宣布退赛。

先不讨论可能的黑幕之类,只讨论这种行为。

一句话来说就是,做人不合格,不负责任。

不给项目启用备案的时间,自以为谦让却是对对手最大的侮辱。

作为一个混了多年的老手,居然还这么任性地无提前商量而宣布不干了,实在理解不了。

估计,以后的节目签协议时要添加除非身体等不可抗因素外,如需退出,需要提前协商(不知道目前是否有这些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