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tch

实现中的 fetch 是希望能比 XMLHttpRequest 更好地做网络请求。

1
2
3
4
5
6
7
8
9
10
fetch('/')
    .then(res => {
       if(res.ok) {
         return res.text();
       } else {
         throw new TypeError(res.statusText);
       }
    })
    .then(text => console.log(text.length))
    .catch(err => console.error(err.message));

注意点:

  1. fetch 仅在网络因素下 reject,业务的错误,如 502 或 404 等会 resolve,需要判断 response 是否 ok
  2. 默认不携带 cookie,需要明确指定
  3. 跨域时会受 CSP 控制影响,需要配置

Reference

看看台湾

好多年没看电视了,最近突然兴起找了一些台湾的新闻来看,了解一下社会了解一下外界。

老实说,看的那几个新闻节目,虽然感觉有点「幼稚」,有点坐井观天的感觉。但能在公开电视节目上对政府机关和领导人的行为发表意见,这的确是一件好事。

民主挡不住世界黑暗面,比如美国大选的各种闹剧。民主也会给政策的实行带来时机延误和执行力度的问题。但一言堂的问题是比较严重的,因为直接会导致缺乏反馈,欺上瞒下,自以为是。

或许应该这样,开放言论,接受反馈,最终拍板。

效率与公平

绝对的公平不存在,因为天资有别,再加上父辈的差异累计,最终会导致起点不同、天赋不同。

有天赋的人自然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只要没明文禁止,那么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自己应得的结果。

在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的确也很难从道德和规则上去说什么。

随着时代来到信息时代,随着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技术人员作为时代精英的一个代表越发地突出。

技术人员凭借自己的技术能力突破常规限制来获取竞争优势,看起来天经地道。但如果竞争方不是同是技术人员而是广大的非技术人员时,这是否过度效率优先呢?

作为个体,本能地追求效率有效;但作为管理团队,又该如何处理呢?

美国大选结果会如何还很难说,但英国退欧可以看作是大众对精英的效率优先的一种抗议,也有民众表示网络购票和网络打车的流行对稍微晚一辈的人造成了不公平的竞争。

时代在发展,新老时代交替过程中,技术或知识造成的竞争差异会越发巨大,这过程中如何应对呢?

初中时地政治课本里说,需要效率优先,兼顾公平。这是一个思想,具体要如何做呢?

PHP 静态服务器

一直用 python 的 python -m SimpleHTTPServer 8080 的形式来做简单的静态服务器。

原来 PHP 也有类似的工具,如 php -S localhost:8080,支持 PHP 文件和 POST 哦。

荣耀

最近在稍微接触下游戏,发现原来代练是一种常态。一方面主播们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粉丝,另一方面粉丝们也有着在不方便时希望能提升等级的需求。

对错就不说了,只是,如果被代练的号的主人如果本来技术也不错那没什么关系,如果本身技术一般,但号却上了高分段,真实打的时候可能就会坑队友了。

Mac ssh key

Mac 下创建了 ssh 密钥,但可能会发现不生效,原因是没有添加到列表中,可以用 ssh-add the_private_key_path 来添加,然后用 ssh-add -l 来列出列表确认已经添加。

但是可能会发现 mac 下重启后丢失所有 key, 需要重新用 ssh-add 添加,可以把密钥添加仅 keyChain 中来保存。

1
ssh-add -K the_private_key_path

JavaScript 中的零除

一直意味在 JavaScript 中也和别的语言一样会触发错误,所以一直依赖使用除法都先小心地做个判断。但偶然中却发现并不需要在做除法前判断,因为不会报错,只需要拿到结果后进行处理即可。

发现不会报错后,稍微去看了一下规定:

1
2
3
4
5
6
7
8
9
10
Infinity / Infinity = NaN
Infinity / 0 = Infinity
-Infinity / 0 = -Infinity
Infinity / nonZeroFinite = Infinity
-Infinity / nonZeroFinite = -Infinity
aPositive / Infinity = 0
aNegative / Infinity = -0
0 / 0 = NaN
aPositive / 0 = Infinity
aNegative / 0 - -Infi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