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大非

精彩!

下为原文大非


分享一段毕生难忘的屈辱记忆,约是十一、二岁的,全家到外婆家吃年饭,大人在外面打牌,小儿辈聚在里屋嘻嘻哈哈的打闹,饭后准备回家时,外婆宣称丢了两元钱(那年月算是不菲的数目),我当时并不以为意,直至恐怖的事情突然降临——此前一直在外屋打牌的小姨闻讯进来后,稍加商忖,非常肯定的指认是我拿(偷)了这2元钱。理由是外婆记得钱丢失前是放在床垫下的,而我当时恰好坐在床上;另一个佐证是事发前后我一直都若无其事的在嬉笑;最最要命的是,因为刚发了押岁钱,我口袋里有足够多的一元,两元。

无法用言语描述当时的心情,近三十年了,一想起来还是像剥青蛙那样翻腾,不知大伙是否见过活剥青蛙,首先一刀下去,固定头部,然后左手从颈部一剥,右手一掏,整个五脏六肺都被翻了个个儿。十来岁的小孩,一直也算是娇生惯养着,突然在全家族面前被指认是贼!当时我的处境,在这样一个主观强势的指控面前,完全无法自辩!

如果不是母亲(诸神在上)凭着母子间的了解,毫不吝惜的表达了对小姨指控的轻谬。这件事将对我的童年造成难以想象的伤害。杀人诛心,莫过于此。你们每个人,扪心自问,替换到我当年的困境,将如何自处?

所谓的“代笔门”,正是一桩典型的无法自辩的公案。谁能告诉我在科学上怎样才能证明自己没有“被代笔”?公布手稿?结果大家都看到了,手稿没有涂改,那是代笔无疑,照着抄的呗,否则怎么可能这么干净;手稿有涂改,更是代笔无疑,自己写的怎么可能会有常识性错误,一定是抄错了。按这种逻辑,今后所有的作者,要想摆脱“代笔”的嫌疑,只能在写稿时全程全视角摄像。即便如此,也禁不住轻轻的一句“先背熟了再默写的呗”。
继续阅读“【转】大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