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尾巴上

又是一月,已在尾巴上。

从一开始的一天一篇到一周一篇再到一月一篇,反向地证明了坚持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情。有时候是没有灵感没有冲动,有时候却是有想法却没动力。

最近有过几件事,平度纵火案、茂名 PX 事件和前几天的幼童街头紧急方便事件,这些事件都能在互联网上找寻到相关新闻。

对于平度纵火案的一个感文,也一时有所感想。

太复杂了,我觉得这事根源在于土地所有权。目前土地归于国家,但却有着分田到户的历史,而农村包围城市这一策略得以实施也是土地这一诱饵。在土地为家寸土寸金的时代,到手了的想随便拿走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砸钱砸到其愿意。

但对于一个范围内的大人群,涉及到比较和人多势众的问题,卖地资金变成无底洞。利益第一的商人为了利润更大化讨价还价或以其为筹码来和政府交涉。自认拥有土地的政府则会为政绩而下强硬命令,接下来就是无尽的冲突。

土地所有权归谁?谁合法占有就归谁,合法的那就可以用一切手段来保护,比如传说中美国允许自行击毙擅闯民宅的非法分子。但问题是何为合法占有?现在是用钱买?以前呢?祖地呢?这些又是如何界定?归国家?依据是什么?再大下去就是一个国家的领土如何界定?当年不少都是战争后占领的吧?哪有正义这事?


对于茂名 PX 事件,看到不少大学生发起的抗议活动之类的,但我对这个的看法其实相对另类一点。

我对这些项目并不怕,经过验证可靠性ok。怕的是人,能不能遵循规章做好每一个防范措施,排污什么的是否合格,规律性的检查会否因为习惯而疏忽,这才是问题的所在。至于听风便是雨被各种鼓动的群众,毫无办法,就如同认为辐射大而要求拆掉基站结果搞得没信号反过来骂运营商一样令人无语。

其实想知道目前石化那边有多少职工?有多少是本地人?如果关闭了石化不知是不是一边有人拍手称赞,一边则是这些职工怒批政府不顾职工生死(想起了摩托罗拉中国的员工抗议事件)。大家都是考虑生存,只是角度不一样。如果花钱做好环境保护都是好事来的,一来提供就业机会,二来促进经济。从我的角度来看,搬离人员集中之地是出于解决噪声污染,对于化学污染,需要的是解决而不是搬远。另外,对于大项目,虽可用无人机,但目前还是需要大量的人手。如果搬到无人之地,那么员工生活是日和,从吃住到医疗新建一整套的周边设施?还是每天花半天的时间来往?

而对于幼童紧急方便事件,在涉及到资源竞争造成额地域歧视下,一切事情都容易小事化大,从一些小事推至两个地域的分歧上。香港比较少关注,国内,微博上,上海的这种排外表现得非常严重。

这种大事,对于我来说,能做到似乎也就是关注一下、思考一下和记录一下。相对来收,我比较在意那个小孩。从介绍文字来看,小孩被围住后哭过。那孩子是否会从此留下心理阴影?是否会从此远离人群?是否会从此不再相信陌生人?

《于尾巴上》有2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