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路口

十字路口,我不是一个敢闯红灯的孩子。

原因不是因为我多么的遵守规则,而是出于两个对自己有利的考虑:

一:彼时我闯红灯,它日车辆霸着车道不放我也没有权利去指责他们;贪官们拿着我的纳税钱花天酒地我也没有权利去发泄不满。

我持有着一个观点,正如硬盘、内存多大都可以塞满一样,即便资源再多,资源也是不足的。资源不足可能导致的情况就是饥饿和死锁。即使以后有了空中飞车,极大扩展交通行驶范围,但还是存在着前进方向交叉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因而有了十字路口这种锁,以保证能够尽可能有序、公正地利用好资源。

倘若我在别人的时间用了别人的资源——即便看起来别人没在使用,虽然可以宣称为资源利用率最大化,但不可否认的是,我占用了别人的资源。我做得了初一,别人自然能做十五。那么当别人占用我的资源时我也无法去说什么争取属于我的权益。

二:我不会把我的安全、未来放在别人身上。

若我狠下心去闯过红灯赶上对面那趟车,那么我大概着以下的想法:此时没车过来,下一辆车距离这里还很远;车来了也会看到我,不会撞过来的;车撞不死我。

换而言之,这个时刻,我会把我的安全,我的未来寄托在另一个方向上的车辆身上。自然,敢闯过去的时候肯定是估测下一辆车距离十字路口还有段距离,大概可以容许我跑过去,但我却不能否认有车会以70码的速度驶过来;我也不能否认有车会做往返运动;更不能否认我不是小强。

很不幸,我不是一个很有安全感的人。不要说红灯,即便是绿灯,在穿梭的时候我都会左看右看,因为我怕有车不守规矩,我不能假定所有人都守规矩。很多行人闯红灯,当这些行人坐上驾驶座的时候,我不能假定他们不会再次闯红灯。

或许,还有一个不好意思说出的原因:那就是我不希望将来带坏了我的孩子——尽管媳妇都不知道还在世界哪个角落蹲着。

我相信近乌者黑,我不确定我此时闯红灯,将来带着孩子的时候就不会闯红灯,更不能确定我的孩子很乖巧地拉住我说不要闯红灯。

我很经常地看到有父母拉着自己的孩子快步奔过对面,无视那盏红灯。今天看到有年轻母亲领女儿过马路被汽车撞飞,一时心有戚戚然,固有此文。

《十字路口》有2个想法

  1. 在马路上行走,不仅仅是自己注意正确行走,还要多关注周围的环境。
    因为不负责的人太多了……
    还有那几率很小的意外。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