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之不寻常

在盘古开天劈地后,女娲开始造人。即便贵为女神,但还是偶尔会因为天气不好而心情不好,所以捏出来的人有大有小,能力也有强有弱。

于是,在学园都市里,既有位于顶端的『一方通行』,也有偶尔催开朵花的『恒温器』。

是夜 2012 年 9 月 24 日晚上 9 点(偏差 15 分钟)。

身为『无能力者』的我心血来潮,跟队打名为『总教练』的最终 BOSS,然而在圣骑士首轮不敌后,身为酱油党的我未能破防,连强制性伤害都没到达成就在敌方的『回眸一笑』中倒地,脚踝中了一箭,自此结束冒险者生涯。那一刻,我看见大圣一头撞倒了不周山,观音似笑未笑,佛祖拈指不语,至于哪吒,只看见一缕烟火尤在。

必须提早返回神殿的我告别战友,打着尼龙伞,顶着毛毛雨,于漆黑的路上走着。

掏出手机,有房东来电,回拨一问,我的错,放于包内的手机不小心触发了拨号。连声道歉多谢后挂机转拨家里,说下战伤。

十字路口,在 2012 年 9 月 24 日 9 点 20 分这一刻(偏差 5 分钟),等 Bus 的人和以往一样的多。

在右脚兄声声的“老兄,重伤就不上火线了吧!这一刻咱也是有特供的人,何必和一帮愚民争夺呢?那么一亩三分地就施舍给他们吧!”中,我挥了挥手。啊咧!我再挥挥手,不行,再挥挥。哈,终于来了,特供 TAXI。

的士大叔跟我说,由于今晚下雨,加上周一,坐车的人不多,现在才两三百。又跟我说,当年云溪路君尚未诞生,此线路畅行无阻,岑村房租也才一两百。

到达转盘,的士大叔果然备足炮火,顺利找我 83。哦,为什么多了 2 块?那是因为的士大叔是直行转左而不是原地左转。

回到神殿,房东友情提供一杯药酒和半桶热水。

疗伤之事无聊,不再一一叙述。

因『ACG漫展』由于种种原因而取消,因突然中了一箭,总而言之,『普天同庆』的时候我只能补番了。

P.S. Bob 大叔说在看科幻题材作品时尤有创造力,我似乎在身体有恙时有那么一点发散思维,这该『可喜可贺』吗?

《日常之不寻常》有8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