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初

前言:本应是月末的,结果却成了月初。

情感亲疏

新闻报道要求『客观』,希望还原真实,这些年兴起的科技评测媒体也打着这一旗号。『客观』是好事,但渐渐地却觉得,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生而为人,便有着归属和立场之分。比如家庭之分、民族之分、国家之分和种族之分等。归属不同,立场便因此而不同,于此地看到的风景得来的观点也不同。

譬如人,杀仇敌被视为英雄,杀路人被视为凶残,杀亲人被视为疯子,杀野兽被视为寻常。

如果说要求客观的话,那什么时候都应该用『杀死』这词,而不能用『凶残』、『杀害』等词,因为这样已经带有了情感倾向,倾向于谴责判决。

众生平等,这个和共产主义一样属于飘渺的理想。有人会把宠物视作亲属,但却没几个会把亲属视作猫狗等宠物。

情感的亲疏带来了明显或隐晦的认知倾向,无论觉察与否,它已在那。

既然如此,那就让观点鲜明,不要想着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

世有天才

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年轻时意气风发一回已是最灿烂的岁月。社会就这样发展和维持着。

变革性的突破得靠天才。

天资有高低之别,环境有好坏之分。有些人就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取到别人穷尽一生也无法取得的成就。

整数、可数数、无理数、实数、超越数、有限与无限、无限之大小之分、集合、数理逻辑、力、粒子乃至时空于我是一片片遥远的星空,但对于那些大师来说却好像手中的魔术棒,点化各种奇迹。

普通如我看不懂天才们的想法,彷如居于不同维度。看得见二维,理解得三维,却难以想象四维乃至更高的维度。

和天才同在一个时代是一种荣幸,却又是一种悲哀。荣幸是因为可以见证历史的车轮是如何滚滚向前的,悲哀的是车轮从自己身上辗过。

和天才于一时代,可以意识到自己的渺小和极限。

世有天才,99% 的汗水虽真贵,但 1% 的天资却更是宝贵。

坐井观天

越是懂得多,就越是发现自己的无知。

坐井观天容易产生世界也就这样的想法,但世界却远比所能看到的大。

站在原地,双眼所能扫视到的世界也就那么大。为了能看到更广阔的,只能走出那口井,走远一点,这样才能看到不同的风景。

见识所限,只要能走走还是可以走出去的。但自己画地为牢则无法可破了。

当自信者变成自大狂,自觉宝刀在手,天下我有,世界便抛弃了他,想想地大物博的天朝上国临终前说了些什么。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总觉得人家给你提鞋都不够格的只怕有一天会被小石子绊倒摔死,想想诺基亚临终前都说了些什么。

《月初》有1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