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行一瞥

第一次迈出省,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说走就走。

飞机,飞行用时很短,只是等待的时间或会很长。担心路上交通阻塞的情况,于是早早出发过去候机,偏偏第一次就遇上了航班延误,还好,只是大概半小时。

将近十年下来,又没远走过别的地方,都快忘了所谓湛蓝的天空是怎么一回事。上升时,看到远处一片灰蒙蒙,最远处是一条分界线,上下蓝灰分明。穿越云层时,由灰蒙蒙的一片到白蒙蒙的一片再到蓝天。于天上仰望天空,那么的遥远,日复一日地渐渐习惯了灰灰的天气,直到走近一点,才发现其蒙蔽了天空蒙蔽了心灵。

坐飞机的噪音会比汽车等的大很多,有发动机的原因,有高速度的原因,但相比汽车来说其实会更加的舒适。因为一般可以直线飞行,不用转弯,不用走走停停加速减速,平流层也基本很稳定不会颠簸。

超重不会带来大感觉,反而是失重和在看着地下时飞机进行侧身会带来一种空虚和不安全感。按照统计数据,飞机是安全系数比较高的。然而,却给我一种不够安全的原因。这想必是因为高空和高速度。大地,平淡而没感觉,但一旦脱离了大地,才感觉到阵阵的不安全感。看着相对静止的舱内,看着远处或者更高处的天空都没什么感觉,只有在低头看着脚下那遥远的地面时,才发现那么的离不开。

飞入杭州,在上空来看的话,规划得很整齐,一块一块整齐规则的样子,不像广州,各种不规则图形。整齐规则的好处是,对于我这种方向感近乎无的路痴,也能根据印象走上半天。只是,看到的,双脚丈量过的地方也就那么一小块,整个杭州的情况如何就不明了了。

从机场进入市区,可以感觉到的是一种城镇化的进程。旧日的矮房,拆除中的楼房,新建的高楼,似乎看到败退与侵蚀。而在广州的小窝附近,更多的是感觉到社会极速发展引发的流动性人口指数爆炸导致的快速城镇化的后遗症,毫无规划的建房、四处延伸扩展的楼房、随之而生的路边小摊、未曾完善的垃圾处理和遍地污水。这些年的一个观点是纯内力作用下,将各自自由发挥,各有风情却又显得杂乱无章;而外力则有着捏合摆平的奇功。所谓变革大多是在一个辉辉煌煌规规矩矩的世界里感到无趣束缚而希望打破这谭死水寻求新乐趣后产生的,成功后又是一个辉煌盛世,直到下一次变革来临。

杭州的公交和广州的有不少的差异。比如说站点,杭州的站点,更加地像广州的 BRT 站点(也有看见 B 字开头的车,不知是什么的缩写),采取了分段停车的方式。同一站,划分了好几段,1、2号车在这站的这段停,3、4号车在那段停……但最大的区别是:广州是在 1 个站牌那里列出所有的车次的,可一次看完所有经过此战的车;而杭州,则是在每一段处写明在这段停的车次,如果想要知道这站都有什么车就得从这边走到那边去看完所有的站牌了。嗯,杭州的还会打广告,由于分段且站牌是三面的,可打不少广告。

至于公交车,广州的公交车,一般颜色和外形都比较相似,感觉就只有一类型的车。杭州的,第一感觉就是,咦,外观都不一样的?里面的座位也有所不同,主要是前排,有面向车尾而坐的。

杭州的房价老贵的样子,市区,老房,单间,2k5 左右;广州小窝,偏离市区,一房一厅,500。

用双脚走了半圈西湖,来回白堤,第一感觉是:你道人观风景,风景笑而不语。远看西湖,平静如镜;近看西湖,暗流层涌。看到一对情侣租船荡漾,或许是累了又或许是想撒娇,于是趴着不划了,瞬间感觉男的无助的样子……

微风,柳枝飞扬,飘逸,但,那旋绕的柳絮可恼人了。

不时看到说去到国外说看到专门用汉语写了各种提示给国人看,在浙江博物馆里看到这个。

西湖附近的建筑给我一种不知怎么形容的感觉,有着现代之名的博物馆带着古风的建筑外貌来收藏瓷器,宗庙感觉的建筑里在卖哈根达斯,寺庙样的小卖部旁边有着英语角,显得古香古色的木桥上光闪闪的钢钉。

历史的痕迹、过往的文明、昔日的文化如何保存和传承是一个课题。广州的骑楼被拆得差不多了,舆论强烈,说商业摧毁历史摧毁文化;杭州老建筑不少,有人说老旧不思进取钱都不知用哪去了。建筑有着其生命周期,在一个一天一变的年代里特别容易显得格格不入。时间长了,变成危楼了,移,丢失其韵,徒有其形;修,最终还是无法融入四周,难以抗对市场;至于拆,彻底抛弃。

曾经的辉煌,似乎总难免变为今日之包袱。弃,犹有不甘;留,日渐衰败。如果没法找到和时代的结合点,最后怕也只能被名为历史的车轮辗碎。

一路行人,半湖水。

《简行一瞥》有3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