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已到,心未至

在国内接收到的如美国等国家的信息,除了「他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外,大概还有各种如《读者》和《青年文摘》等杂志上的如德国人态度严谨、西方国家人重视诚信、自觉遵守各种规定等生活态度。

今天,一边死命地厌恶着社会中的假丑恶,一边羡慕着国外的自由平等诚信。

对于一个从未迈出过省的人来说,祖国尚且未曾了解过,自然也无法有力地谈美国如今如何如何,只是从一些侧面来看看大约还是允许的。

就近些年而言,对美国的诚信体系打击最大的或许是「安然事件」。

在国内的各种嘲讽文中,做假账是所有财务必精的技能,而从「安然事件」来看,目前美国在这方面也同样存在着很大的问题。

《怪诞行为学——可预测的非理性》一书述说,美国那边各行各业都存在着“灰色地带”,包括律师界、医疗卫生系统和政界等。美国引以为傲的诚信系统,在20世纪60年代后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未必是不明白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同样存在着或大或小的问题,但却依然对国内的各种现象表示痛心、痛骂。

自然,「大家都这么做并不意味着这就是对的」,对各种不良不该现象自然应该否定。

但似乎会对国内的更加苛刻些。

这中间原因种种:自誉「文明大国」,却处处不文明;念当初「夜不闭户」,伤如今入世盗劫;惜往昔和善友邻,悲当下冷漠路人……也有因别人可以更加合法自由地表述自己的不满和抗议,而自己却只能窝着生几口闷气,硬是憋得自己难受。

来自历史的期望和映入眼帘的现实之间的落差令心中久久未能平复,「老百姓」一词的定义把身份从「公仆的主人」中剥离开来,江湖之远远到庙堂越高越是看不到。

回归,此苦果之因或可用喜闻乐见的「暴发户」来道出,或可用紧跟时代潮流的「精神文明建设跟不上日益增加的物质文明发展」来指出。

坊间有言: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消灭另外一部分人,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邓公地下有知,当应吐血三升。

一夜暴富,富起来的人会如何?不但未富反而对比更穷的人又会如何?

用各种玄之又玄的小说中的解释就是:修为上去了,心境没上去,最终走火入魔;修为没上去,心境不但没上反而下降扭曲,最终还是走火入魔。

想象明早一觉醒来,世界变了,用机械进行所有的劳动,所有人即使不工作都可以保证基本的温饱,那么这个世界会如何呢?还有多少人去工作呢?还有多少人去思考呢?是从此醉生梦死吗?

荆轲守的《人道天堂》一书对此有所探讨,书中认为到了这个阶段,跟上物质发展的文化才是人类继续存在、发展下去的保障和动力。

一夜暴富,是冀望,也是苦难的开端。

附记

未曾计划过会写下此文却有此文,一来是上一篇的《A面B面》中一些未尽的话语;二来前段时间看了《人道天堂》的某些章节,有所触动;三来是今天连续看到2条被劫被杀的新闻,心中有所哀伤。

莫非终只能是「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身已到,心未至》有5个想法

    1. 其实平常也是有东西可写的,只是到了最后没写下来 👿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