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小睡(嗯,2个小时吧),被一电话叫醒,电话并非重点,重点是所记得的被叫醒前的梦。

梦中,何其有幸,死于核弹。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既不是夜,自然也不是我大白天在思着某天看见核弹从天而降。

如此说来,该是白日梦。别人白日梦都是大富大贵,逍遥快活,我却撞上核弹,何其有幸。

《梦》有4个想法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