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随行札记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青春猪头少年不会梦到兔女郎学姐

这部作品是 18 年比较喜欢的一部作品,故事情节以及表达方式上都是容易理解和接受的。渴望被关注、被爱、被认同、融入群体、有三五知己、开始需要直面社会背面的恶,由此而带来的属于青春的烦恼和情感。

由于是小说改编,也还不是完全改编——不知道是否是想留做第二季,所以 TV 版情节上有些不完整,比如比较关键的翔子的故事没能展示出来。但依然是一个好作品,相比之下,《我喜欢的妹妹但不是妹妹》的故事则完全没有吸引力。

海峡两岸

台湾问题,以前没关注过,最近才听到「九二共识」这个概念。

虽然有着各自的政治倾向,但个人浅薄的理解是,希望能在认同都是中华民族血脉的前提下谋求当下合作共存,展望未来的统一——大陆的收复台湾和台湾的反攻大陆。所以,终极目的是大一统。

这个终极目的,在蔡英文当局以及其所在的民进党以「台独」为目的的存在来说,这是不可能接受的。

二十年前的法律就不适用了?

今年到今天为止看到的最讶异的话语是“怎么能拿二十年前的法律来判今天的人?”。

在我的认知中,只要法律还没修订、还没失效,那么不管多少年,那都是有效的。如果觉得不与时俱进,那么合理的做法是推动其修订或废弃,而不是自认为不是有效地就当其不存在。

当然,我其实是觉得那个案子震慑了那群公开无视黄赌毒相关法律的所谓的爱好者,怕顺藤摸瓜抓到自己,所以打着“法不责众”的小九九在睁眼说瞎话。

上述前提,自己还没详细去看庭审记录

计划了解一点的法律知识,至少了解日常生活中自己的权利和法律禁区。

参考

受限信息

CIA:你的研究1是受限的,把它泄漏给外国敌对组织是违法的。
教授:受限?没人通知过我啊。
CIA:限制目录是保密的。
《numb3rs 第四季 18 集》

联想到了保密的敏感词


  1. 指提高农作物的抗疾病能力,但也可能被用来制作武器 ↩︎

基因

最近基因治疗、基因编辑好像收到不少的关注,自己本身并没有去关注,只是想起了以前看过的一本小说,里面有相关的事件。

观点有很多,如果通过基因技术,能够治愈某些绝症,那么是否可以用它来拯救生命呢?

另一方面,医疗至少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做到人人接近免费享受,所以和所有的市场行为一样,越有钱的人越能享受到更好的服务。在基因相关技术开放的情况下,富人能做更多的基因优化,而底层的人可能负担不起任何一个基因治疗,最后可能就是“消灭一部分人来达到共同富裕”了。

进步、健康、伦理、公平,这些关注点在生命的奥秘命题上可能会有非常多的辩论与纠结。

电影开屏广告

我进电影院的次数屈指可数,上一次进电影院还是几年前,印象中那时进去就是直接看电影。没想到最近去电影院,还没到点,于是看了好一会广告,这是常见经营模式了吗?

《最简单的图形与最复杂的信息》笔记

《最简单的图形与最复杂的信息(The Wall Street Journal Guide to Information Graphics)》

最简单的图形与最复杂的信息

折线图用于连续数据,条形图用于离散数据。但当两个数据列都是条形图时(双 Y 轴的场景),可考虑把其中一个变为折线。

折线图 Lines

  • 折线高度约占图标区域 2/3。
  • 折线应比网格线粗,但不能过粗而导致掩盖了折点变化;如果有零基线,零基线应比网格线稍粗。
  • Y 轴增量常用 1、2、5、10、15、20、25 等。
  • 线条应在四条以下;使用实线,通过粗细、颜色比形状区分更好(使用颜色时需要考虑色盲的情况);如果数据系列比较多,可考虑由一个个的单折线图组成图表组。
  • 空间紧凑且交叉点多时,可使用图例,且顺序尽量和重点顺序一致。否则可直接在折线上标注,标注应简短。
  • 双 Y 轴应用于表示两组数据有关联的场景。
    继续阅读

《牛津通识读本:数学》读书笔记

《牛津通识读本:数学》

牛津通识读本:数学

序言

他的一个基本的观点:对于数学,不要问它是什么,而只要问它能做什么。

这一抽象化的思考方法,将重点放在数学内部体系的相容性,强调新的数学概念、方法与内容和已有的数学体系应自然地融为一体,强调要将有关的数学内容脱离其物理上的实在、变为符合一些特定规则的记号,就会更利于应用,更利于正确地理解高等的数学。

继续阅读

也谈 LOL

看了 LOL 一段时间了,最近英雄越来越平衡,功能也越来越平衡,天赋、物品以及游戏机制也越来越平衡,作为一款游戏,一个人 carry 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团队协作越来越重要了。

特别是职业赛事,选手间的差距有,但一般不会非常大,特别是顶尖队伍间。强调团队协作,要求尽量不要把筹码压在一名成员身上,必须在某一路受到重点关注和压制的时候,别的路能站出来缓解队伍压力乃至反压制。不然,依赖的一路被压制的时候可能容易一蹦千里无力回天。

而有效团队协作的前提是沟通,不断的流畅沟通,并对队友有信心,对自己也要有信心。

这款游戏到底不是一个人的游戏,SKT 的问题必定不是 faker 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上路或打野一个人的问题,是整个团队的问题。

但目前看来,打野位是很重要的一个位置。因为,大多数情况下,别的三路都在明面对线,只有打野大多数时候隐藏在暗中,和对方进行斗智斗勇。而这个过程,则需要整个团队根据对线情况以及合作提供的视野来一起协作完成。

虽然最近几个版本角色比较特殊,但还是得平衡考虑坦克、控制、物理输出和法系输出。不过,对选手的英雄池还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 BP 战术以及游戏内的战术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肖像权

肖像权、名誉权这类权利实践上是如何的呢?“艺术家”或媒体可以出于艺术或新闻的需要而任意“侵入”吗?

比如特朗普的伦敦气球、街头雕塑等,冠以了言论自由民主自由创作自由的大义,所以就能任意丑化、侮辱对方?如果不是“美国总统”这个身份,极端一点,假设是普通黑人,那么还能如此甚至高歌民主自由自信平等吗?

公众人物是否就无法被纳入相关隐私保护法律的范畴呢?

参考